自动贩卖机002

ff14相关。埃斯蒂尼安总受向。梦想是让光呆坐享齐人之福。

FF14 奥尔光 雪

原作向奥尔公式光。借了一个喜欢的太太的梗。

我竟然更文了




 

    奥尔什方·灰石死了,这的确是不争的事实。

    他本人清楚地记得,在最后的时刻他躺在光之战士的怀抱中,被那人温暖的身体包裹着。他很少被人那样拥抱,除了印象里模糊不清的母亲。

    他像是变成了羊水里的婴儿,在一种令人安心的沉重感中缓缓下沉。困意袭来,视线逐渐模糊,他却并不感到寒冷或恐惧......即使知道自己再也不可能醒来。他已经把一切交给了一个值得信赖的人。

 

    所以,奥尔什方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感到十分不可思议。

    他这是在天国吗?还是受到了十二神的接见?但他并没有看见圣光和硕大的神祗,相反眼前的一切都是那么普通和熟悉,库尔扎斯荒芜的景致,和往日唯一不同的是他的身体变得轻飘飘的,温暖又自如,在雪地里前进也变得十分容易,他该庆幸自己仍然保持着良好的方向感,毕竟这样飘飘忽忽地前进有点儿容易让人头晕。

    没过多久他来到了巨龙首营地,这里可太让他想念了,一个个熟悉的面庞出现在眼前,他远远地和朋友们打招呼,但是没有人听见,也没有人看见他。虽然这令他有点伤心,不过他必须得承认这个要塞没有他的存在也运转得很好,他的部下们多令人安心啊。

    营地的木门没有为他应声打开,他本想等着谁出入的时候搭个便车,但事实证明没有那个必要,他轻而易举地飘了进去。眼前的一幕让他又晕又眩,一定是他还没有习惯这种移动方式。曾属于他的空桌椅干干净净,一丝灰尘都没有落下,看来是一直有人在帮他打扫。既然这里还没有新的主人,他忍不住过去坐了两下,像以前那样发布了几个命令,但是士兵们置若罔闻,忙活着自己的事。

   既然这里井然有序得不需要他,奥尔什方很快感到了独角戏的无聊,便离开了巨龙首,朝着大审门方向去了。

   真是个难得的好天气,正午十分,巨龙首的烟筒里升起高高的炊烟,直到他离开很远还看得见。

    大审门早已不像从前那样有重兵把守,只留了两个小伙子,不过反正守卫看不到他,如果要是被看见了,他还真不知道会不会吓到他们。

奥尔什方还是第一次这么悠闲的在伊修加德闲逛,以前他每次来都难免带有一些微妙的情绪,他一向不太在意别人的刁难,但那并不意味着他可以彻底对别人投来的打量和小声非议置若罔闻,他恨不得变成一个透明人,任何人都看不到他,现在这个愿望在某种意义上实现了。

事情正在变好。他看到的一切都在这样向他诉说,无论是重建的云雾街,准备开张的新商铺,还是忙碌着理符任务的冒险者们。偶尔中的偶尔,他还会在路过的贵妇人口中听到他的名字,她们真诚地称赞着他的无私,勇敢,善良与热情,有时还落下几滴眼泪。这倒是让奥尔什方大感意外,反倒很不好意思,他什么时候成了那么完美的人?

除了悠闲的贵妇人们,街道上人流不多,只有他一个在空荡荡的道路上游荡,接下来去哪呢?他的确还有一个想见的人,他还在伊修加德吗?奥尔什方突然有些惴惴不安,或许有些太自恋,他有点害怕看见挚友一蹶不振的样子。不过下一秒他就为自己无谓的担心笑了起来,他知道那不可能,光之战士绝不会停下脚步。

 

 

    原来今天正好是光之战士离开伊修加德的日子,不少名流来为他送行,连老天爷都给了面子,怪不得忘忧骑士厅会如此拥堵,奥尔什方远远就看见了,不善言辞的青年被热情的群众团团围住有些应付不暇,不过男人没有不耐烦,而是腼腆地笑着,谁能想到这小子刚来这里时处处吃闭门羹呢。

天知道奥尔什方有多欣慰,他的英雄成了全国的英雄。

如果这时候他能向光之战士打个招呼或道个别就再好不过了,不过即使不能,那也很好,他静静站在那儿,感觉光好像茫然地朝他的方向看了几眼,他忍不住回了几个鬼脸:“太棒了!”,不过光没有看见,他希望这里不要有第二个鬼魂,不然会显得他太傻太尴尬。为什么不可能有第二个鬼魂呢,死去的人是那么的多。

光蓄了点胡茬,不过看上去气色不错,至少比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强得多,挫折总是能让男人们成长的很快,他也是,光之战士也是。微微融化的雪令前进变得很困难,刚出了大审门光就放慢了脚步,奥尔什方可以慢悠悠地跟着,或者先走几米等着光来追他,这种任由他欣赏挚友肉体的机会可不多,简直让他要笑出八颗牙。

可是光不像他心情这么好,毕竟光是在独自前行,所到之处的积雪越来越厚,光的步伐越来越慢,表情也逐渐凝重。他们像被分成了两个世界,悲伤和快乐的两个世界。这是要去哪里呢,奥尔什方让身体与光重合,模拟着拥抱的姿势,但他只是穿过了光的身体。

光突然停下了脚步,奥尔什方在前面看见了一座墓碑。一座他自己的墓碑,他本不应该感到意外的。

光坐在地上,用手心抚摸着墓碑,奥尔什方看不清他碎发下的表情,因为他飘在空中,并且越飘越高,只能用手去触摸光的手背。

光看见一朵雪花落在他的手背上,融化了,接着是更多雪花。老练的冒险者意识到就要变天了,库尔扎斯的风雪可不是闹着玩,但他并不想离开,因为他莫名其妙地感觉这雪是暖的,让他想起了某个人。

日落了,雪下得越来越大。

 

END

 

 


评论(1)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