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动贩卖机002

ff14相关。埃斯蒂尼安总受向。梦想是让光呆坐享齐人之福。

FF14 美丽喵 婚前十五问

震惊!这几个问题没考虑,结了婚也要离!(?)

让即将走向婚姻殿堂的总长和埃喵做了一个问卷,题目是修改版婚前必问的15个问题。看到有太太在玩这个问卷我也忍不住……

用小甜饼祝大家新年快乐,我想做个好人。



  艾默里克刚来到办公室,就被煞有介事的露琪亚拉住了。自从知道了他和某位龙骑士已经走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这位平时颇为高冷的女士就一直表现得很关心,总是时不时蹦出一两句:“您决定好婚礼前一天还是两天剪指甲了吗?指甲太长或太短都不合适。”或是“您认为结婚照的曝光度是突出您的肤色还是埃斯蒂尼安阁下的比较好?”还有“埃斯蒂尼安阁下吃饭吧唧嘴吗?睡觉打呼噜吗?那个......他胸口有痣吗?”诸如此类事无巨细又无厘头的问题。

    无关紧要的问题做个回答也无妨,但是有些问题艾默里克自己都没有考虑过,只能说不知道。每到这时露琪亚就会颇为担心地小声叹口气再离开。几次下来艾默里克甚至有些害怕起她的质问,见到她就想岔开话题。

    但是这回露琪亚目的明显,他的“谈论天气战术”明显没有奏效,一份问卷被贴在他的眼前——《婚前必问的十五个问题》。

    “这个问卷,您和埃斯蒂尼安阁下务必要一起做一份,为了你们共同的幸福。”

 

   这就是为什么下班后艾默里克没有加班而是直接回了家,或许是露琪亚认真的样子说服了他,也可能是心思缜密的议长阁下早有同样的担心,总之,艾默里克和埃斯蒂尼安面对面坐在了餐桌旁,中间摆放着这份问卷。
“咱们聊聊?”

“行啊。”


1. 我们要不要孩子?如果要,主要由谁负责?

“生理上不可能吧……”埃斯蒂尼安看了眼问题,回答得言简意赅。

“也许这指的是领养,如果以后我的工作不再这么繁忙,倒是可以有这样的打算,我想领养云雾街的孤儿,最好是两个。不过绝大部分活儿应该是由我负责,你恐怕只负责和他们玩儿或者和他们打架......。那倒是让我有点头疼。”

“你这是为梦中五百万想破脑袋......”

“......总之,这个预定需要到时候再详细考虑。”

 


2. 我们的赚钱能力及目标是什么?消费观及储蓄观会不会发生冲突?

  “还真是现实的问题……那个,埃斯蒂尼安,你知道我现在的工资吗?”

  “不知道。”

  “那你知道你以前的工资吗?”

  “不太清楚,算起来好像挺复杂的,你不是知道的吗。”

  “好吧……我现在的年薪是(马赛克),你之前的年薪大概是(马赛克),如果你不违纪的话。如果算上你平均每年被扣掉的工资,你的月收入大概是(马赛克),当然现在你的月收入只有(马赛克),这是伊修加德无业人员低保。”

    “......所以你想说,我傍你大款?!”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想说,你想要的一切我都可以买得起。但是鉴于你没有消费观和储蓄观,在满足你需求的同时我会监督你不产生过分奢侈的消费习惯。所以,你的存款继续放在我这里。”

    “我迟早会找到工作的!不要你养我!”

    “虽然想说找不到也没有关系,但是还请加油,前任苍天龙骑士先生。”

 


3. 我们的家庭如何维持?由谁来掌握可能出现的风险?

  “如何维持?比如坐在这里?”

  “依靠我们数十年来的信任和依赖,对彼此的支持,尊重和相互欣赏,当然,还有爱情和亲情。我相信除了死亡没有什么能把我们分开。”

   “咳......你真会说话。”

   “我会尽量把握一切可能出现的风险,目前看来就是不让你离家出走。”

   “......我不会的。”


4. 我们父母的态度有没有达到我们的预期?会不会给足够的祝福?

   “这是个沉重的话题,我也希望我们的婚姻能够得到家庭的祝福。但那永远都不可能了。”

   “养父会祝福我们,等等,结婚是我们两个人的事吧!”

   “的确如此,但每个人在这件事上都难免想要收到更多的祝福......战女神会原谅我们,我们的朋友们会在艾欧泽亚各地祈祷我们的幸福,毋庸置疑,我们会在伊修加德全城的祝愿中举办婚礼,这已经十分足够了。”


5. 卧室能放电视机吗?

   “当然能。”

   “不能,你不能一边在床上吃东西一边看电视了。”

   “为什么,看恐怖片的时候就是要蒙在被子里才有感觉!”

   “你可以摸摸你的腹肌,那里和几个月前有什么区别?”

   “你......!你嫌弃我是吧?”

   “你能不能别表现得像个二十出头的大姑娘,我只是担心你的身体。”

   “......明天开始我再也不吃焗饭了,据说那东西热量很高。”

   “就为了电视机?”

   “不,是为了我的腹肌。”

 


6. 我们真的能倾听对方诉说,并公平对待对方的想法和抱怨吗?

    “我们不是一直这么做的吗?”

    “对没错,以前每次我抱怨教皇厅那帮老混蛋成天一拍脑袋就做决定你都听得很认真,然后没有任何的行动。好在现在没这个麻烦了。”

    “并不是每个人都像我这样乐于倾听,天知道我有多担心你的那些发言被除我以外的人听到,后果不堪设想。”

    “你就没有暴躁的时候了?上次不知道是谁下班回来板着脸给我叨叨了几个小时下属不听话怎么办愁死我了,非得亲你一口才停。”

    “拔火罐那次你怎么记得那么清楚……我以为你睡着了。”

    “你说的话我都会听着。”


7. 我们有没有自然、坦诚地说出自己的性需求、性的偏好及恐惧?

  “我觉得我已经很好地理解了你的不自然和不坦诚。”

  “行吧,如果下次你再把安全词设定得又长又生僻我发誓我就不干了。”

  “那有助于帮助你了解伊修加德历史。”

  “让我在床上背书你觉得合适吗。”

  “你不需要说出那个词的,不是吗?”

  “……”

 


8. 我们清晰地了解对方的精神需求及信仰吗?

   “了解,伊修加德是你的一切,你信仰坚定,无论是处于顺境还是逆境都不曾动摇。从战争年代的浴血奋战,到和平年代的经济发展......”

   “等等,这些都是你在哪学的?”

   “我翻了你的工作笔记。”

   “......想不到你还挺有觉悟的。”

   “我又不会问你‘我和伊修加德哪个比较重要’这样的蠢问题。”

   “两样都重要,但是伊修加德从不缺乏有才华的年轻人,而你是唯一的。过去你总说自己为复仇而活,我希望今后你能因我而有所改变。”


9. 我们喜欢并尊重对方的朋友吗?

“是的,光之战士和拂晓是我们共同的朋友,厄丝蒂安是位值得尊敬的战士,好像除此以外你也并没有太多称得上朋友的人了。”

“而你倒是有很多‘朋友’,毕竟谁会不喜欢英俊潇洒年轻有为的议长阁下呢?您的朋友可是各种东西都给我送过,指望我给你吹耳边风?真是烦的要命。”

“那种不能算是朋友……不过下回你记得,看见露琪亚和埃马内兰一个字也别说转头就跑就行了。”
10. 我们永远不会因为婚姻放弃的东西是什么?

“信仰,不过我相信这两者不存在任何矛盾。”

“是的。”

 

11. 如果我们中的一人需要离开其家庭所在地同另一人到外地工作,做得到吗?

“如果你退休之后被返聘到别的国家,我很乐意去阳光海岸安度晚年,每天都吃烤盐水鳟。”

“令人嫉妒……我甚至没有去过利姆萨罗敏萨,那可是个好地方。如果要在那里购置房产,我希望能够临近海边,最好有后院和私人船只,我们可以试试转职做个捕鱼人。”

“我甚至不用转职,他们说我可以直接下海插鱼。”

“……噗。”


12. 我们是不是充满信心面对任何挑战使婚姻一直往前走?

 

“当然,我们克服了无数困难走到了今天,相信今后也会如此。”
13. 我们将怎么保证我们共处的时间呢?

“我承诺尽量少加班,下班后立刻回家,应酬最多一周一次,绝不喝醉,每周至少抽一天陪你。”

“我保证不再离家出走,外出超过一天会提前告诉你,备注地点和回来的日期,没事的话就去接你下班。”

“埃斯蒂尼安……”

“怎么了?”

“你成长了,我很感动。”

 

14. 我们有相同的兴趣吗?

“做爱,算吗?”

“……不算。”

“那似乎没有。”

“我一直认为你应该培养一个除了打打杀杀以外的兴趣,吃也不算。”

“你不能指望我和你一样每天在书房里读天书,我宁愿去狩猎!”

“那倒也不错。”


15. 我爱我的伴侣吗?

“当然,毫无疑问。”

“嗯,这时候我们是不是应该接吻?”

“……”

 

 

END

我随9999金币份子钱祝他们天长地久。(很穷)


评论(12)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