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动贩卖机002

ff14相关。埃斯蒂尼安总受向。梦想是让光呆坐享齐人之福。

FF14 罐装男士 奥尔光奥尔

罐装男士    奥尔光奥尔

借梗罐装少年,罐装少年有一定的保质期,过期后会变成液体。这么古早的梗暴露年龄系列。
情人节贺文一号,会有二号的,大概……先复健一下_(:з」∠)_


  光之战士回到了旅馆。

  这是他近一个月来第一次有空回到这个对他来说最接近家的地方。

  他熟练地打开冰箱,冷藏室里整齐地排列着数十盒构造复杂的金属罐头,各种药物和密封的绷带,可以食用的东西除了冻成黑色的骑士面包和几罐烧酒以外什么也没有。

  但那总好过空无一物,他把无法食用的骑士面包抠出来,扔进垃圾桶,再取出两瓶烧酒和一盒罐头。

  男人思考了几秒,决定把冰烧酒放置在桌子上暂缓,之后来到浴室泡了个澡,热水澡总是最好的解乏方法。冒险者总是不太在意自己的仪容,但是一个月没能洗澡的日子令他也感到十分难以忍受,男人身上黑色的污垢不知是干涸的血迹还是尘土,簌簌地随着水流被冲刷殆尽,露出了他原本健康且普通的肤色。

  他没有留恋太久,毕竟他还想多享受一会之后的流程,在身体干净后就结束了泡澡。但他并没有急着离开,而是又放了一浴缸的热水,打开了那个印满奇异文字的罐头把里面的液体尽数倒进。

  水面冒出了一串串诡异的泡泡,他却习以为常地离开了浴室。

  烧酒的温度刚好适合入口,他稍作轻松姿态倚在床上一人饮用起来。过了不久,浴室里传来他等待已久的声音:“挚友,你在吗?我,我忘记拿浴巾了!”

  “啊,马上就来!”刚才空无一人的浴室里突然多了个大男人,光之战士不但不觉得奇怪,应答的口吻反倒喜悦起来,原本疲惫的眼神也瞬间有了光彩,兴冲冲抱起身边早已准备好的浴巾往浴室送。

“我放门口了,你洗好了自己取!”不知道为什么,明明里面正在哼歌泡澡的人的身体他已经看过无数遍了,这时候还是有些害羞,也不好意思直接进去,放下浴巾就离开了。

“挚友,看到你平安归来,我真是太开心了!”和光之战士的矜持相反,银发的青年腰间围着一片浴巾,大刺刺光着脚就从浴室走了出来,发梢落下的水滴在地板上留下一串痕迹。

“奥尔什方……说过多少次了,不要这样直接从浴室出来。”虽然说着责备的话,他的语气并没有任何的气恼。

“啊,我不记得了……下次我一定会注意!”

光沉默了,熟悉的开场白在他的记忆里发生过无数次,他该明白奥尔什方永远都不会记住擦干净身上的水珠,他索性不去管地板上的水滴,任它们自然干涸。

“对了,就快到恋人节了,留我住在你的房间不会有些打扰吧?我没有别的意思,能和挚友共度良宵真是令我无比兴奋!但你总是有要事在身……”

“单身汉的恋人节,和平时又会有什么不同?”光没有想到对方会突然提到这个话题,颇感意外。

“啊,别灰心我的挚友……至少你还有我,那么今晚就是两个单身汉的派对!”奥尔什方敏锐地发现了桌上有打开的烧酒,尤其是听到光承认自己是单身状态后他显得更加放得开,甚至作势要就着对方刚用过了瓶子饮酒。

但那瓶子是空的,光之战士没有给他的挚友留下他不能使用的东西,佯装抱歉笑道:“那听起来不错!可惜酒已经没有了,下回我多准备点。”

“那不如今晚你给我讲讲你冒险途中的趣事?天知道我有多么想陪伴在你身边,不能亲眼目睹你在战场上的英勇身姿真是令我度日如年。”奥尔什方一边在衣柜里翻找他的衣物一边向光之战士提议,他并没有因为酒没有他的份而失落,显然他对接下来的话题更感兴趣。

“没问题!”微醺的光之战士比平日里更加健谈,雅·修特拉也说过他喝点酒之后会比平时更有趣,无意间他瞥见了镜子里自己朦胧的脸,连岁月的痕迹都在他久违的笑容中柔和了。他的朋友仍是那样年轻活力,以至于他也觉得自己回到了从前,那时候他是个天真的冒险者,遇到了自己一生的灵魂伴侣……他不能再想下去了,因为奥尔什方在催促他继续。

“你知道,我们已经解放了阿拉米格!那儿的皇宫花园真是惊为天人……简直和我第一次来到伊修加德一样令我震撼……那里的宫殿有几百米高,空中种满了我记不清名字的花……”光之战士一五一十地讲述起他的所见所闻,以美好的事物居多。银发的精灵换好了衣服就赶紧坐回了床边,生怕错过一句。

“建在天空中的花园……那可真是太宏伟了,太棒了!”从未离开过伊修加德的精灵光凭想象就已经兴奋的两颊绯红,碧蓝的瞳孔热切盯着侃侃而谈的光之战士,如果不是光喝了些酒,恐怕要因此感到不好意思以至于说不下去。

“谈判的时候我们遇到了些麻烦,阿难陀族的代表竟然在会议中召唤了蛮神……”

光说到这里的时候,原本十分不见外躺在床上的精灵立刻紧张地坐了起来,仿佛现在他们遭遇了危险。

“原本……,当时……,最后多亏了芙朵拉使用了超越之力帮助了我们,我们最终化险为夷!”

直到他说完这句话,奥尔什方才舒了口气笑了:“我就知道,挚友,我一直相信你。即使我不在你的身边,你也一定可以披荆斩棘!”

微醉的光之战士怔住了,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刚巧十一点的钟声敲响,窗外传来了恋人们快活的笑声和放礼花的声响。

“是烟花,在你来到伊修加德之前我们是不过恋人节的,所以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到……”年轻的精灵对新鲜的节日感到十分好奇,趴在窗口盯着夜空中一簇簇闪亮的火光,那些美丽又转瞬即逝的存在。“第一次恋人节是和挚友一起度过的,真是让我受宠若惊,今天对我来说意义重大,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

奥尔什方直白的发言让光的脸更红了,他在欣喜中忘记了一切,嗤嗤笑了出声。他今天是不是笑得太多了,两颊都有些酸痛了。

 

“挚友,你不累吗,天不早了,明天你还有很多工作吧。”奥尔什方看得出光的疲态,不忍心再让他继续聊下去。

他怎么能忘了这位骑士一向作息规律呢,十一点是他该休息的时间了,像在做最后的告别那样,光之战士紧紧抱住了对方。

“再陪我几分钟吧。”

  奥尔什方显得有些意外,一直声称“最喜欢挚友的肉体”的人被对方紧紧抱住的时候反应却有些可笑,竟然一个字也不说。光抚摸着对方银色的发丝,拼命地想要记住它们的触感和温度,那感觉是如此的真实。

  他们拥抱了很久。

“我给你放好了热水,你先洗澡,我就先睡了。”光把脸埋在怀里人的侧颈,语气听不出是高兴还是有些晕了,烧酒的后劲上来,更方便他入眠。

“没问题,挚友,那我们明天继续。”奥尔什方隐隐觉得对方的情绪不太对劲,但是又说不出是哪里不对,便总结为是他太累了,他甚至有些责怪自己不够体谅对方,要光和他聊了这么久。

  直到光听见奥尔什方穿着拖鞋蹑手蹑脚进了浴室,才安心闭上了双眼,在酒精带来的眩晕中沉沉睡去,他终于能久违地睡个好觉了。

  第二天,光之战士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宿醉的痛苦在充足的睡眠中已经缓解的差不多了。他光着脚跑到浴室,那里果然空无一人,浴缸里的水早已冰凉,就好像从来没有第二个人存在。只有一双大号的拖鞋孤零零地摆在房间中央,提醒着他一切不是做梦。

  他再一次变得面无表情,用浴缸里的凉水洗了脸,接着是打开冰箱,罐头还有十余个,烧酒也还有几瓶,在反复确认了冷藏功能在接下来他离开的时间里不会有问题后他放松地舒了口气。

  光之战士像任何一个独居单身男子那样飞快的整理好了自己的衣物和武器,太阳照常升起,这个世界也一如既往地需要他。他的心就像被快餐塞满的胃那样,短暂地充盈了起来。

 

End.

 

不知道有没有写明白,光订购的罐装奥尔什方的年龄和样貌永远不会改变,记忆也都是一样的,其他和本人没有区别,也不知道自己只能存在一天。


评论(9)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