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动贩卖机002

ff14相关。埃斯蒂尼安总受向。梦想是让光呆坐享齐人之福。

FF14 相见亦无事 美丽喵

甜的齁的小糖饼。

梗概:钢铁直男埃斯蒂尼安患上了花吐症。

正文:

    好景色。

    埃斯蒂尼安坐在俾斯麦餐厅最靠栏杆的位子,眼前是夕阳西下的利姆萨罗敏萨主城,停泊的客轮不断有人来来往往,踏上归家或是远行的路途。

    他面前摆着当地出名的特产烤盐水樽,那整头整脑的鱼肚腩肥嫩,淋着些辣油,外焦里内的皮儿吱吱冒着热气,正等着他一筷子剖开呢。埃斯蒂尼安却觉得无论和景色还是食物都有些寡味,一阵腥咸的海风吹来,他突然觉得喉间有点刺痒,鱼还没动筷子,怎么就卡喉咙了?

    他捂着口一阵咳嗽,还好,好受多了。

    但是低头一看,他的掌心多了一片花瓣。白色的小瓣并不显眼,像一片走失的雪花,风一吹就飘去不知道什么地方了。

    他突然有点想念伊修加德了。

    那贫瘠的皇都永远是灰色的,冰冷的,笼罩在薄雾和风雪之中,和这一路上的活色生香截然相反。广阔的大海,连绵的黄沙,苍翠的森林,是童话般鲜艳的景象。明明美景,美食还有美色才是与他这样骁勇的冒险者相配的事物,他却总在那些震撼的场面前感到一种空落。

    是少了什么?少了什么人?

 

    活泼的猫魅族少女穿梭在熙熙攘攘的食客之间,年轻活力的身体在清凉的衣物点缀下是那么美好。少女风风火火地给客人们上菜添酒,荡起的裙边在男士们钦慕的目光中跳起了舞。

    她注意到了那位独身的客人,不光是因为精灵族人在这里很少见,更是因为那张样貌出众的脸,如果不是他摆出了一副为情所苦的表情,她都要忍不住去碰碰桃花运了。

    女孩还是主动坐到了埃斯蒂尼安对面,指尖托了托自己蜷曲的黑发。

    “艾默里克?”没想到对方的眼神一下被点亮了,双手撑在桌子上差点激动的站起来。快把脸贴上对方的时候才意识到认错了人,在其他客人讶异的目光中坐了回去。

    何止是认错了人,连性别都认错了。埃斯蒂尼安尴尬的不知说什么,那一瞬间艾默里克的面孔和陌生女孩重合在一起,让他惊喜的忘记了那个人根本不可能和他一样悠闲地出现在这里,他现在是伊修加德上议院议长,日理万机,不是吗?巨大的反差让龙骑士莫名失落,喉间和心里一样好像被什么堵住了。

    “那就是你喜欢的人?”女孩问道。艾默里克,听上去并非是块温香软玉,想必是位知性佳人吧。

    “喜欢...他?怎么可能!咳咳......”伴随着精灵激动的否认,一朵白色的小花从他口中掉落出来,咳嗽打断了他接下来的话。

    这是哪来的莫名其妙的女人?虽然埃斯蒂尼安已经习惯了异国女性的热情奔放,但是对方的发言还是让他整个人快炸了毛。

    猫魅的脸上写着一半诧异一半好笑,合着这位冒险者已经病入膏肓还不知道自己正喜欢着某个人?

    “......可是你在吐花,尤其是提到那个人的时候。”她捻起那朵白花,根茎上占着丝丝血迹。

    “这是怎么回事?”这不在埃斯蒂尼安的常识范围内,他对于病痛的认识仅仅局限于种类繁多的外伤。

    “这说明你喜欢着某个人,却没有得到他的回应。如果一直这样下去,你会死的。”

    “......!”

    不去想那个人还好,一旦打开那道口子,记忆和思念都收不住了。

    埃斯蒂尼安想到了他们第一次相遇的时候。严格来说他对那次见面并没有什么印象,毕竟他连艾默里克的名字都没有记住,但是就是从那一刻起,那个人就再也没有离开他的生命轨迹。

    那个人从恶龙的手下救了他,不止一次,一开始他既感激又羞愧,到后来竟然有些习惯了那人的照应,他还为此懊恼了好一阵,作为战士他不该依赖任何人的帮助。

    可是那个人又是那么令人想要依赖。

    他举弓进攻时的决绝,举剑防御时的坚韧,指挥时的游刃有余,谈判时的巧言善辩。好像天生就是个完美全能的存在。

    但是只有埃斯蒂尼安知道他并不是,即使在坐到总骑士长的位置上后,他还是会为自己无能为力改变的现状而愤怒悔恨,会在梦里伸手去碰冰冷的空气,呜咽着喊出妈妈,会紧紧抱着因擅自行动而受伤的他颤抖着说:“你再抗命,我发誓军法处置你。”但却每次都选择的给予他无条件的信任。

 

    直到那一次,被龙血浸染的龙骑士在猩红的视线里看见了那把对准了自己的弓。他在一瞬间的惊讶后释然了,他从没有想过自己能够活下去,以至于死亡来临之际他也可以感受到一种宿命,如果能死在艾默里克的手中,和邪龙,和仇恨一起彻底消失,对他来说已经是一种幸福的结局,那将是艾默里克对他最大的成全。

    可是当埃斯蒂尼安顺着冰冷的箭锋看进对方的眼睛时,突然感受到了一种巨大的悲伤,他从没有见过艾默里克如此痛苦的神情,好像那对湖蓝的瞳孔要被冻成冰了,那人一向射击沉稳的手腕在微不可闻的颤抖,却始终没有离开他。

   他的解脱是他的煎熬。

   埃斯蒂尼安突然不想死了。为复仇而活的苍天之龙骑士第一次对这个世界绽放出了一丝留恋。

 

    那之后又发生了很多,断断续续地记忆有些模糊不清。好在,他们活下来了。

    这种既快乐又痛苦,仿佛被蛛丝紧缚的感觉,就是喜欢吗……?

 

    猫魅族少女单手撑着下巴,饶有趣味地看着对方沉浸回忆中紧锁的眉头。他猜不到对方心里想的是什么样的故事,却能感觉到一种强烈变化着的情绪,她看见了一颗未被捕获却已深陷囚禁的心。

    “我想你该见见他,至少和他聊聊?”

    “......我已经一年没有见他了。”龙骑士讪讪地答道,他没有意识到这无疑是对女孩提问的默认。细细想来,他离开伊修加德已经有一阵子了,除了在阿拉米格远远瞟了几眼那个人的身影,他们再无交集,是他当初拒绝了艾默里克的好意不告而别,却没有想好要以什么样的姿态回到那个人的身边。一开始的时候他在丰富多彩的冒险生活中兴致勃勃,但是心中的那块缺口越来越大……

    “什么......一年?!”这下轮到女孩惊讶了,怎么有人能做到整整一年不见自己喜欢的人呢?而且,精灵看上去年纪并不小了,再这样优柔寡断下去,恐怕......

    “天哪,没准你回去的时候,他连孩子都有了,他的孩子是该叫你哥哥?还是叔叔?”

    一语点醒梦中人。一种强烈的不详暗示着埃斯蒂尼安顺着女孩的臆想继续展开思考。

    艾默里克一直很受贵族女性们欢迎,他是知道的。上流社会交际的名利场也是他施展人格魅力的舞台,还记得有一次他们同时收到了一场宴会的邀请函,他可是全程坐在一边目睹了艾默里克被莺莺燕燕环绕,应对自如地维持着得体笑容和她们跳舞。也有女士邀请他共舞,可被他以不会跳舞的理由拒绝了,只能悻悻离开。只会打打杀杀的龙骑士应付不来这样的场合,以后再收到邀请,他索性就不再赴约了。

    可是艾默里克很擅长应对这些,只要受到邀请大部分都会出席,没准在哪次他没有注意到的场合,他真的和哪位女士擦出了火花?更何况,现在以伊修加德上议院议长的身份,他受到的邀请只会比以前多。

    说不定那家伙已经功成名就抱得美人归了,而他还漂泊在外,失业中,还为了他得了奇怪的臆病!

    龙骑士突然有点坐不住了。虽然他没有立场去干涉友人的私生活,但是,他至少得为这折磨人的吐花病负责不是吗?他就是死也不能放过他。

    “我得走了。”他不得不回去一趟。

    “真是浪费。”女孩看着纹丝未动的佳肴说道,“但是,祝你好运。”她看见英俊的男人拿起一把血红的长枪,纵身一跃,消失在了她的面前,她怔怔眨了眨眼,转身继续她的工作去了。今天还真是遇到了一个即迟钝又冲动的客人。

 

 

   夜深了,艾默里克推门而入把肆虐的雪花关在身后。管家不在,壁炉没有烧起来,老先生这几日为了他的病四处奔走,可是并没有什么结果。因为劳累和疾病,他的脸色也并不好。

   屋子里没开灯,和平时一样笼罩在浓稠的黑暗中,他却觉得今天有些不一样。果然,沙发上蜷缩着睡着一个人。

   是......?!他该不是在做梦吧。

   是那个霸占了他的梦长达一年的龙骑士吗?他的嗓子又开始隐隐作痛了,但他不敢奢望那是真的,因为他已经在幻影中受够了失望。

   上次他在宝仗大街见过那人的身影,白色的长发一闪而过,他一愣神,拔腿就追了上去,谁也没有找到。

   同样的事情发生在神殿骑士团,发生在忘忧骑士亭,甚至发生在任他买醉的云雾街。什么时候开始,见不到那个人对他来说已经那么痛苦了?

   当他发现自己的茶杯里飘着一片不该存在的红色花瓣时,就明白自己病了。可是即使是站在权力顶峰的伊修加德上议院议长对于这突如其来的绝症也束手无策。

   露琪亚主动请缨,要去替他捉回那个任性妄为的龙骑士,可是他拒绝了,如果不是出于自愿留在这里,他是不愿折断鹰的翅膀的。

   当时露琪亚急火攻心,竟像是要哭,他刚想开口安慰,又是一阵咳嗽,暗红的花瓣洋洋洒洒下起了雨。

   露琪亚立马收住了眼泪,怔怔看着他。来自加雷马的异国人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场景,一个男人坐在艳俗的红色花瓣雨中,那虚弱的,伤感的笑竟然可以那么美。

 

   艾默里克原本打算明天辞职,迅速恶化的病情让他实在无力继续工作,之后也去云游四海,让生命结束在旅途中吧,他这样想。

   可是等他默默思考完了这一切,眼前熟睡的人还没有消失的迹象。不知是出于惊喜还是惊讶,他突然剧烈的咳嗽起来。

   埃斯蒂尼安被吵醒了。他想象过无数次他们再度相遇的场景,也想过要对他说些什么,但是一切计划在这一刻都被忘在了脑后,至少他幻想中的女主人没有出现,他还可以在这里肆无忌惮的睡一觉。

   他看见了漂浮在空中不属于他的暗红花瓣,艾默里克虚弱的声音在叫他的名字,这令他这几日遭受的痛苦消失的无影无踪,甚至让他有一丝阴暗的庆幸。果然,没了他,他也不行啊。

   埃斯蒂尼安张口想要说些什么,翻涌上喉咙的白色花瓣打断了他。

   

   月光下,白色和红色的花瓣交织在一起,像是童话里才会出现的梦幻场景。白发和黑发的精灵拥抱在一起,当他们生涩又小心的接吻那一刹,花瓣们化作了尘埃。

 

end.

 美丽喵就该甜的掉渣不接受反对意见。


    

   

  


 


评论(4)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