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动贩卖机002

ff14相关。埃斯蒂尼安总受向。梦想是让光呆坐享齐人之福。

FF14 伊修加德之春 艾默里克x埃斯蒂尼安


因为打人遭遇业绩危机的夜店牛郎埃斯蒂尼安为了挽回工作,向同事艾默里克、奥尔什方、泽菲兰求助,泽菲兰给他出了个主意……

 

埃斯蒂尼安的业绩大作战

工作日的下午,街角的酒吧刚刚开始营业,黄金地段中闹中取静的一角还冷清的没有几个人。

但过不了多久,这里就会门庭若市。毕竟这里是艾欧泽亚最著名的精灵夜店,几位来自伊修加德的尤物一直是名利场上被津津乐道的谈资。客人们不乏来自全国各地的冒险者,千里迢迢来这里,只为欣赏一回禁城的风景。

虽然最近遇到了大危机。

上周末的夜晚,不知道是哪个胆大包天的急色鬼揩油揩到了这里脾气最差的一位。

本来安静坐在吧台旁的埃斯蒂尼安正有一搭没一搭的陪着几个小姑娘聊天,脑中犹豫着要不要告诉笑的花枝乱颤的佳人她的假睫毛翘了起来。突然,奇怪的温热感贴上了自己的屁股,埃斯蒂尼安瘆的一个激灵直起身子,一股热气喷在他颈侧,那人竟然变本加厉还敢上下其手。

也许他是以为白色长发的男人和外表一样是个温顺的美人?看来真的不能以貌取人,其实他就是摸了这里其他哪一位,都不至于引发这么严重的后果,毕竟大家都是很专业的,最多告到他倾家荡产。

本来埃斯蒂尼安还记得答应了艾默里克不再打人的承诺,克制着没有出手,但是耍流氓的男人越来越大胆,那只咸猪手竟然顺着他的衣摆往里滑,磨蹭着他的小腹向下,这委屈他再也受不了了。

说时迟那时快,一瞬间埃斯蒂尼安已经把那人反手按在地上,膝盖顶着他的背,一个教科书般的擒拿出现在纸醉金迷的夜店里,实在是不合时宜。

“你哪只手摸的老子,手指头给你掰断!”长发美人发出的磁性嗓音和外貌不符的爷们儿。火气上头的埃斯蒂尼安一把折断了男人右手的食指。

“啊啊啊啊!”令人牙酸的碎裂声和男人尖利的哀嚎破坏了房间里暧昧的气氛,原本三两成群调着情的人们被惊动了,探头寻找着声音的来源,有些身份灰色的客人甚至以为来了便衣警察,吓的四处逃窜。

“快滚。”埃斯蒂尼安立刻意识到自己又闯祸了,把男人扔到一边,那人捂着手指头也不敢回的跑了。

 

本来喧嚣的一夜彻底毁了。

更糟的是第二天这件事情被竞争对手拿来大做文章,一时之间,不光没人敢对埃斯蒂尼安再有什么非分之想,店里的人气也大受打击。

虽然遭遇性骚扰不是埃斯蒂尼安的错,但是这外行的应对方式是他大错特错,艾默里克耳提面命了几百次,遇到不安分的客人不要冲动,还是被他当作了耳边风。

肇事者倒是是心大,这几天因祸得福落个清闲,竟然还乐在其中,每天早早回屋打游戏睡觉,看的别人好不羡慕,每个人心里都愤愤想打他一顿。

老板布吉里隆也看不下去他惬意做甩手掌柜的模样,今天打算好好整治一回这个问题儿童。大家嘴上不说,心里都很期待欣赏埃斯蒂尼安吃瘪的场景。

 

对此毫不知情的罪魁祸首现在正打着哈气从楼梯上走下来,后脑勺的头发没有梳理乱蓬蓬的,身上挂着一件艾欧泽亚随处可见的亚麻睡衣,还光着脚板踩在木质地板上,完全忘记上次自己是怎么感冒的。如果不是有着人群中极其出挑的外貌和身材,这位看上去简直就是个不修边幅的单身大学生。

已经打理完毕的其他几位不约而同地看向埃斯蒂尼安。

“...回去好好穿衣服,拾掇完了再下来。你也不怕掉粉。”艾默里克第一个看不下去,立刻撵他回去,从自己的位置拿出把梳子丢给埃斯蒂尼安。他也刚刚起床不久,而且不爱穿搭的太夸张,今天只穿了件朴素的深蓝衬衫,低调的颜色衬得他蜜色肌肤耐看,本身平淡无奇的衣服被主人饱满精实的肌肉撑的凹凸有致,胸膛和两臂流畅的线条散发着年轻躯体喷薄的活力。紧贴着躯干的衣料裹着一把柔韧的细腰,腹肌的曲线隐约可见。这衣服过于合身,以至会于引起一些下流的想法了,可是那人却把扣子扣到了最上边一个,大好春光一点也看不见。说不出是他本性古板还是欲擒故纵的把戏。

 

“但是老板说今天再迟到就扣我工资。”埃斯蒂尼安抱怨。

“哈哈,你还会在意工资啊?那还不赶快回去换衣服,今天就先算你签到了。”奥尔什方笑着给考勤表上画了个勾。他看上去更像个兼职打工的大学生了,清爽的浅色短发微微翘起,眼睛总是笑的弯弯的,说话的时候,水色的瞳孔会亮晶晶的盯着你,靠近你,让你闻到他白衬衫上淡淡的香皂味。和艾默里克相反,那白衬衫的前三个扣子都没有扣,充满青春气息的肉体就展现在人前,有些土气的打扮在这里显得格格不入又纯洁无瑕,像一朵开在红玫瑰中的白蔷薇。

奥尔什方的热情和真诚是他天生的利器,未经世事的高中生们总在他的温柔乡中产生找到真爱的错觉,真是罪过。

 

几人中只有新来的泽菲兰没有说话,他和其他人还不熟,但是盯着埃斯蒂尼安看了一阵后,他紧抿的嘴唇突然放松,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哪里像个夜店头牌啊。

“新来的你笑什么!”看见泽菲兰翘着长腿支着下巴盯着他看了会,还少见的笑了,埃斯蒂尼安觉得被狠狠鄙视了。不得不承认这个新来的是个强力的竞争对手,从举止到打扮都透露着高级感,脸也不比自己差。而且泽菲兰还不只是个花瓶,脑子也很好用,擅长于突出自己的优势,他穿了件白色的高领毛衣,不过分强调自己的身材,因为他比他们几个都纤细矮小一些,搭配了些埃斯蒂尼安见都没见过的稀奇首饰,颇有些忧郁的诗意,配上他总是挂着淡淡愁容的精致五官,糙如埃斯蒂尼安都觉得我见犹怜。怪不得贵妇们都那么舍得给他花钱……

泽菲兰见他炸毛,绿色的猫眼玩味的移开了视线,手指节抵住嘴唇,轻轻说了句:“看你可爱。”

“……”埃斯蒂尼安一个哆嗦,乖乖回去换衣服了。

可是等他再回来的时候,已经有个更大的噩耗在等着他。

 

“什么?一周赚1000万,他怎么不让我去抢?”埃斯蒂尼安惊呼。

艾默里克向埃斯蒂尼安转达了老板的最新指令,要求他在接下来的一周里完成营业收入达到一千万金币的指标。埃斯蒂尼安的反应果然不出他们三人所料,该说是幸灾乐祸还是喜闻乐见?他们默契的交换了一个眼神。

“如果这个任务你没有按时完成的话,就要被解雇了,而且还要承担之前的赔偿。如果你去洗盘子的话,我算算,你要洗1000000……”艾默里克掰着手指和他比划。

“不要说了!还有没有点同情心。”1000万一周的营收对于其他三个人来说,都不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是自己从来没有过这么好的成绩,埃斯蒂尼安心里一直有点吃味,现在连新来的泽菲兰都轻轻松松超过了他,更是伤他自尊。之前想问他们诀窍又不好意思开口,现在算是豁出去,毕竟,他也不会洗盘子。

“你们快帮我出个主意,我上哪骗一千万啊?”

“穿女仆装洗盘子。”奥尔什方被艾默里克启发了,插嘴道。

“你他妈别开玩笑了。”埃斯蒂尼安没好气的回答,但是还是有求于人,他立马改口,“奥尔什方,那些小姑娘被你迷的神魂颠倒,你到底怎么做到的?”

“呃,不知道啊,总之不能是你这种心态吧。”有些才华就是天生的嘛。

“……那艾默里克,你是怎么男女通吃的,告诉我。”那一招不行,埃斯蒂尼安又向本店货真价实的头牌发问。

“我的风格你学不来。”艾默里克带着笑意的眼神上下打量了他几趟。

“是的,我又没有你那么闷骚。”埃斯蒂尼安立刻刻薄的回应那揶揄的眼神。天天穿那么紧的衬衫,勾引谁啊。

“你求人就是这个态度……不过你倒是可以问问泽菲兰,你们俩还算有相似之处。”艾默里克笑道。

“那……泽菲兰?”终于不再叫别人新来的,埃斯蒂尼安试探着问。

“……”本来只是在看热闹,没想到皮球最后会被踢到自己这里,泽菲兰低头做沉思状,想好好给建议的善心很快被玩心打败,“建议你试试特别的衣装?如果你很不擅长言语的话。比如说,隔壁金碟游乐场的兔女郎套装?感觉会很合适。”他开始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绿眼睛里写满了真诚。

“那这次就算谢谢你了!”还真是头脑简单的行动派,还没来等泽菲兰说下一句,那人就灵感闪现似的冲了出去。

艾默里克明显听出来泽菲兰在说玩笑话,想要阻止却已经来不及了。心中一阵玩脱的不妙。

果然,没过多久埃斯蒂尼安真的买了身兔女郎套装回来。他是怎么和售货员说是自己穿的?简直不敢相信,这个人不能接受被吃豆腐,但是却可以毫不多想的穿这种东西,是不是过于好骗啊,艾默里克竟然有些对泽菲兰起了戒心。

惴惴不安中,夜幕降临。

 

果然,当晚的夜场刚刚开始,视线的焦点就全部集中在了埃斯蒂尼安身上,客人们议论纷纷,平时不甚打扮的这位今天不知是怎么开窍了,竟然穿的如此大胆。

红色的网袜紧紧包裹住精灵雪白的长腿,那毕竟是女性使用的东西,尺寸并不合身,丝袜被紧绷到了极致,颜色都有些浅淡,因此男人流畅的腿部线条清晰可见,两腿之间呈现一道令人窒息的窄缝。相信只要有一点点的刮擦,那丝袜就会破出几个洞来......

再往上看,埃斯蒂尼安紧绷的向后挺着腰背,臀部翘的似乎能放上一把金币,健美丰腴的胸部挤在一件紧窄的小背心里,涨的几乎要溢出来,因为衣服尺寸太小,那下摆在他腰上也勒出了几道红痕,根本遮不住什么,腰腹直接暴露在空气里,只有一层薄汗点缀的腹肌和人鱼线在灯柱下闪烁,鲜明的肌块跌宕起伏。

他白里透粉的颈子和胸膛因为紧张流着些汗,其下通透的青色血管隐约可见,明明身上几乎不着寸缕,埃斯蒂尼安脖颈上却系着一条领子,两个手腕处也是一样戴着手环,说是一套就是一套,每个部件都要穿戴好。

精灵因为紧张而快速翕动的睫毛在精致的脸庞洒落光影,诱人的醺红在苍白的两颊蔓延,因为人群的注视,他的身体也烫起来了。白色的长发上竖着两根俏皮的长耳朵,一垂一垂的,在眼前晃动。充满性暗示的艳红高跟鞋摆在一边,因为主人实在不会穿,只能孤零零的在一旁充当道具。

除了长发根本没有任何女性特征的人穿着女性的着装实际上十分不合适,但是这倒错奇异的打扮视觉上着实刺激,性张力爆棚。现场不论男女都因这大胆的表现而血脉偾张,被点燃了本能,什么理智道德通通丢在一边。

搭讪者源源不断,埃斯蒂尼安有些应付不暇,为了完成任务他只能来者不拒,被七八个男女围在中间,每个角度都有眼睛盯着,他心里十分别扭,心不在焉的和他们应付着聊天。

丝袜和内裤被汗浸湿勒进了臀缝,感觉十分难受,他整理衣服的样子也被人尽收眼底……这太出卖灵魂了。

但是很奏效,送礼物也好,买酒也好,客人们各个出手阔绰,账面的数字越来越好看,艾默里克的脸色也越来越阴沉。这玩笑开大了,他的职业微笑都快挂不住,眼神总是慌乱的往埃斯蒂尼安那边瞟,瞟见了那人满脸通红说话打磕巴的傻样更是又急又气。他的常客也饶有兴致地看着一向游刃有余的他少见的慌乱模样。

而泽菲兰和奥尔什方大眼瞪小眼,有点内疚起自己的不厚道,但是说什么都迟了......

一波人离开,很快又有另一波人凑上来,整整一晚,点名埃斯蒂尼安的客人就没少过。火辣的伊修加德兔女郎,一辈子就这一次观赏的机会,谁都不想错过。

直到天空泛起鱼肚白,艾默里克迫不及待地宣布打烊,人群才渐渐离开。

解放的埃斯蒂尼安立马找了个地儿换了衣服,一夜凹造型让他疲惫不堪,大腿和腰被勒的一道红一道紫,看上去十分可怜。

刚换上那身睡衣,他便兴冲冲去前台查看自己的战果。

  “天,泽菲兰的办法真的挺厉害,今天一天就赚了500万!”这可是本店的最高纪录了,埃斯蒂尼安的嗓音都激动的拔高了,聊了那么久的天,他喉咙有点哑。“但是这意味着我明天还得穿一天这个......太受罪了。”

 

“长记性了吧。”艾默里克极其不爽的瞥了他一眼,说话也没好语气,毕竟他眼睁睁地看着埃斯蒂尼安穿着这么不知羞耻的东西被无数人看了整整一晚,天知道他有多少次想直接冲上去把这个人提回房间,没准那个人还会不领情嫌他妨碍工作呢。

“你不知道,当时真的是那个变态太过分。”埃斯蒂尼安一直没找到机会解释那件事,本以为翻篇了,没想到艾默里克又拿出来说叨他,“本来我想着他摸一下就算了,没想到他手往我衣服里伸。”似乎是觉得空口白话不够有说服力,埃斯蒂尼安撩起衬衫的下摆,一只手摸上了自己的下腹,那里还有几道没消的勒痕,指尖探进睡裤的裤腰。“他真的都碰到这儿了!你说我能不打他吗?是可忍孰不可忍。”

艾默里克被这个人的神经大条气的一阵青筋暴起,眼前的景象对他又是一阵刺激,已经快内伤了。

“我真是怕你了,流氓有文化。难道你就不会制止他但是不伤人吗。”艾默里克虽然想说打得好,但是那完全是可以避免的情况。“不过这次已经过去了,真的不能再有下次了。”

 

“嗯。”

 

“还有,你明天休息,我买了你500万。”真是又生气又亏钱啊,艾默里克不知道自己竟然也会做这么亏本的买卖。

“......”埃斯蒂尼安愣住了,过了几秒才反应过来,“你这么有钱的吗?......谢谢!我之后一定还你。”

“先欠着吧,你先去休息。”

艾默里克赶紧撵他回去,怕自己一冲动把他办了。

 

累了一天的埃斯蒂尼安先回房了,往回走的艾默里克在走廊里偶遇了泽菲兰。

“生气了?”看见艾默里克少见的摆出一副臭脸,泽菲兰试探起艾默里克的态度,毕竟一切的起因都是他一时兴起的一句玩笑,“这次是我过火了。不过你是不是有点双重标准啊,你自己天天莺燕环绕,骚包的打扮一天一换,埃斯蒂尼安偶尔穿一次,你就这么不乐意。”

“这不一样。”

“不一样吗?”猫一样的男人轻笑一声,走了。

泽菲兰真是越来越爱笑了,但是艾默里克现在觉得这并非什么好事。而且他开始认真思考自己是否有双重标准的嫌疑。

结论是没有。因为他有能力保护自己,而那位纯粹是被人耍着玩。而他除了多上点心看着埃斯蒂尼安,别的没有任何办法。

伊修加德的劳模殿下,也感到一阵身心俱疲。

 

 

 

 

End.

土鳖写什么夜店PA,想不出什么洋气的衣服。_(:з」∠)_

这种傻吊摸鱼真是写的飞快。脑洞是这个↓

一个夜店PA的脑洞。我好想看啊。
    伊修加德男精夜店,当红TOP艾默里克,擅长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不分年龄的男女通吃,还总能全身而退,本店劳模中流砥柱。喜欢上了光之战士之后总担心被误会不是真心,很苦恼。
    特别受女性和中年大叔喜欢的奥尔十方,热情阳光系,女子高中生们的初恋对象,中年妇女最想包养的小狼狗,业绩稳定,虽然大大咧咧但是一般也能拒绝过分的要求。对光之战士非常热情,因为很喜欢对方。
    专门吸引小姑娘们和变态的埃斯蒂尼安,看上去高冷不爱说话非常深沉,其实脑子里什么都没想,或者心里在骂艾默里克人渣。然而艾默里克总要看着他的杯子以防他被人下什么奇怪的药。业绩非常不稳定,沉不住气,被摸屁股就会发火,再闹事打人的话就要被开除了。对光之战士很嫌弃,当然之后会倒贴。
    泽菲兰,新来的,气质忧郁长得好看,社畜类女性会非常想关爱他,贵妇们很舍得给他花钱,所以一来就业绩很好。不知道经历了什么总是不开心的样子,其他几位也都很关心他。
    这几个人相处起来绝对会好玩的。再见我去伊修加德了。

本来想的是光ALL但是写出来的是美丽喵!!还是他们可爱!!

评论(7)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