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动贩卖机002

ff14相关。埃斯蒂尼安总受向。梦想是让光呆坐享齐人之福。

FF14 二重错误 爱默里克x埃斯蒂尼安

由于没钱,冒险途中的埃斯蒂尼安被骗去金蝶游乐场跳钢管舞,不料正巧遇到了出差的爱默里克!这样的脑洞。可以接受的话就继续吧↓


    头顶的球型闪灯把五颜六色的光柱射进群魔乱舞的人群,一片光怪陆离,白天衣冠楚楚的男人女人们在这里消失,只剩被欲望支配的肉体在震耳欲聋的音乐声里尽情释放自己。这里是艾欧泽亚最大的夜总会金蝶游乐场。

    

    

    

    如果以为这里如同外表一样是个全年龄的游戏厅,那就大错特错了。纸醉金迷的上层社会不可能满足于小孩子过家家的游戏,只有更露骨更疯狂的表演,才能让贵族们腐烂的心泛起一丝涟漪,为了更强的感官刺激,他们不吝啬一掷千金。     

    今天,据说有来自伊修加德的尤物带来全新的表演,一幅幅面具下的脸庞浮现期待与兴奋。  

    舞台上灯光亮起的一瞬间,埃斯蒂尼安就后悔了。

    虽然台下的观众没一个人能打过他,但是那些疯狂又粘人的视线实在让他打哆嗦,要把他身上烧出一个洞似的。为了遵守之前的承诺,他不能直接走人,现在是骑虎难下。


    几天前,第一次离开伊修加德,习惯了风餐露宿的龙骑士第一次面临了经济问题。原来每次回到皇都,都是爱默里克给他解决一切问题并且帮他储蓄工资,以至于他完全没有理财的概念,这在贸易之都乌尔达哈是绝对行不通的。

    

    熙熙攘攘的大街上每个人都忙碌着自己的活计,但还是在路过这位异国男人的身旁时放慢了脚步,端详起这充满异域风情的陌生面孔。洁白的长发,白皙的肤色,眉眼之间挺拔的曲线,加上异于常人的挺拔身姿,埃斯蒂尼安在这里极其招眼。

    这是以前他头盔遮脸时没有的待遇,埃斯蒂尼安挺纳闷,大家干嘛老盯着他看呢,两手空空的他可是修装备的钱都没有了啊。该怎么回伊修加德呢。

    

    路边几个暗中观察的皮条客见龙骑士犯难的样子,心思活络起来。龙骑士,那就是耍枪耍的好......皮相又那么好看......不是送上门的摇钱树吗。

    埃斯蒂尼安还在叹气,几个赤膊上身的男子讪笑着接近了他。

    “外国的冒险者!”

    “嗯?”

    “看上去你好像很犯难,如果是因为缺钱的话,这里有个好办法......”

    这就是为什么埃斯蒂尼安现在会出现在这里。

    灯光和烟酒气味让视觉和嗅觉都比常人灵敏的龙骑士像醉了以太,眼神抓不住重点的到处乱飘。小白鼠一样无辜的眼神让观众们更为兴奋,眼神一秒也不离开舞台上的半裸身体。

    这穿的到底是什么衣服!被肆意打扮的龙骑士还没有来得及看镜子就被推了上来,现在才后知后觉的觉得不妙。

    薄如蝉翼的沙料紧贴着他的肩和手臂,栉比精实的肤理若隐若现,即使这么聊胜于无的布料也是少的可怜,胸前的两点都快遮不住,纤细的脖颈到结实的腹肌一览无余。

    下半身更是让人心跳,两道金色的金属装饰紧紧箍在龙骑士的胯上,勾勒的那窄腰更加不盈一握,中间相连的金属链子耷拉着,比肚脐还要低不少,堪堪挂在龙骑士平坦的小腹上,那常年不见光的地方娇嫩白皙,在首饰和灯光的映照下几乎要发光,吸引无数发直的眼神,看客们默默祈祷着:低一点,再低一点……  

    埃斯蒂尼安几乎有点无从下手的抱着自己前胸,虽然想往下扯扯那挂满铃铛的短裙遮住自己的大腿,但是担心这些摇摇欲坠的首饰下一秒就脱落……精灵族被视为名器的两条长腿被绷带紧紧勒了几道,此时因为紧张并拢着,一顺流畅的肌肉线条,裙摆下大腿内侧的腿缝隐约可见。

    龙骑士什么都不做只站在台上,就让台下的观众们血脉贲张,肾上腺素极速分泌。

    “要怎么办啊!”埃斯蒂尼安脑内乱成一锅浆糊。之前那人承诺了丰厚的报酬,说只要他来这里跳支舞,形式嘛就和他耍枪是一样的。

    场地中央果然有一根金属管。

    但是这哪里和枪是一样的?!那根钢管不是被固定在地上吗。

    只是献技他并不排斥,但是他们并没有说要穿这么羞耻的衣服……难道这是是乌尔达哈特别的风俗?毕竟这里和终年严寒的伊修加德不一样,日照充足气候炎热,他差点被晒脱层皮。当地居民的服装不论男女都十分精简,一开始他也被不少猫魅女性火辣的打扮吓到...... 

    还是赶紧跳完走人吧。

    手指抚上了那钢管,埃斯蒂尼安回忆着战斗的姿态,掌中不是那把被自己使用的灵活自如的穿心枪,想要做出技能动作有些不适应。但是身体的记忆比大脑深刻,做了千百次的动作一气呵成。荆棘环绕,现已并不常见的技能动作完美的做了出来。    

    台下的观众们瞬间被点燃了,没想到第一次出场还畏手畏脚的新人表演起来竟这么放得开。    

    灵活的身体像蛇一样缠上了柱子,两条雪白的长腿充满暗示性的在空气里划着圈,腹部紧绷起伏的曲线蜿蜒至不可言说的隐秘处。和苍白的肤色不同,这身体爆发出充满力量的美感……随着身体的摆动,浑身的金属饰品叮当作响,比塞壬的歌声还要蛊惑人心。    

    “Wow!”人群出爆发出难耐的惊叹。有些人忍不住开起下流的玩笑,对着龙骑士吹起口哨。   

    埃斯蒂尼安满脑子只顾得上担心这些布料会不会因为自己剧烈的动作而损坏,本来硬朗的技能动作由于犹豫而柔和起来,更像风情万种的艳舞。  

    全场唯一一个愣在原地没有站起来起哄的观众是爱默里克,眼前这匪夷所思的展开是怎么回事,他愣在了原地,先不考虑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台上的人绝对是埃斯蒂尼安吧!

 

    旁边陪同的贵族见来自伊修加德的客人反应并不怎么好,也不明白是出了什么岔子,只能干着急。

    虽然从政多年,但爱默里克也是头一回走出国门,对于别国政坛的腐败知之甚少。阿拉米格一战大捷,本应早日回到伊修加德的他在途径乌尔达哈时被热情接待,看来贸易之都的贵族们早已瞄准了伊修加德的商机,把他奉为座上宾百般讨好,无非希望能从他这里接到几笔大订单。    

    ......甚至强行带他来金蝶游乐场公款消费,没想到艾欧泽亚同盟还有如此腐败不堪之事。 

    但是这一切现在都不是重点。    

    埃斯蒂尼安到底在干嘛……    

    之前那个人连工资都没领就从病房消失了,让他好不担心,果然发生了最坏的事情,这八成是被人卖了还没反应过来。   

    台上舞的起劲的龙骑士状态愈佳,以为大家都在赞叹他的技术,也不再扭捏,更把龙骑士的看家本领都使了出来,腰肢扭动的幅度越发激烈,毫无自觉的散发着荷尔蒙。 

    饶是见惯了荒淫场面的贵族们也被这充满野性的钢管舞惊呆了,一个个面红耳赤,呼吸急促,大声吆喝着,丝毫没有平时高贵的模样。

    最后一个动作把这次表演的气氛带上了高潮,龙骑士轻轻一跃,是惊人的高度,身体倒立着搂住钢管,双膝弯曲,一点一点从钢管滑落地面,可能忘记了在意走光,原本在裙摆下若隐若现的下臀失去了掩盖露了出来,那引人遐想的弧度让观众们躁动到了极点……而爱默里克手背上的青筋也随之暴起,脸色越来越差。 

    以完美的跳跃作为结尾,埃斯蒂尼安对于自己的表现满意的点了点头,对人群报以微笑。人群的欢呼让他还有点开心,殊不知每一个欢呼着的人其实都想把他按在地上操一顿。    

    一只手在埃斯蒂尼安下台的时候快速的摸了一把他的侧腰,然后往他腿部的绷带里塞了一张钞票。拿出来一看,竟然是目前艾欧泽亚面值最大的钞票,龙骑士心情复杂的愣在原地,虽然感觉这样赚钱有些不妥,但是男人被看看摸摸也不会少块肉?    

    不过下回还是再也不干这种事了,总觉得观众的眼神都有点诡异。埃斯蒂尼安的灵敏的直觉让他回头是岸。    

    然而本想溜之大吉的龙骑士下一秒就看到了愤怒的向他走来的爱默里克。

    等等......谁?!他看到了?  

    愤怒的友人不由分说的脱下自己的外套盖在他的身上,后台忙碌的人们纷纷侧目,小声嘀咕着这位优雅高贵的客人和新来的舞男是什么关系。    

    “你在干什么……”那人冰蓝的眼神质问他。    

    “呃......表演枪术。”    

    “那你...表演几次了?”    

    “就一次啊!”埃斯蒂尼安还是没明白爱默里克为什么这么生气,态度也变得有些恼火。    

    “......”被这样的回答噎的无法回应,那人竟然一点虚心的样子都没有,是真傻还是装傻?爱默里克几次张口想说些什么,但是一个字也没能说出来。  

    “总之你赶紧和我回伊修加德。”    

    太丢人了,还好没人认出来。放弃了争辩,爱默里克拉着埃斯蒂尼安的手就要走,后半句的以后再也不让你出国淹没在口中。  

    “等等,我还没领工资!”辛辛苦苦的挣的工资怎么可以不拿。

    爱默里克强忍住骂人的冲动,真拿了工资,伊修加德前任苍天之龙骑士跳艳舞卖春的事实就板上钉钉了。“不要拿了,我给你发。”他手上的力气大的挣不开,硬拉着埃斯蒂尼安,两人扭打在一起走了。 

    围观的人群都愣在了原地,怎么还有白打工的艳星?

    从那之后金蝶游乐场再也没有出现过那个处女秀就红极一时的钢管舞舞男。    

    只有那个贵族常常惊叹,还是爱默里克殿下有本事......  

    end.

    

    以为会有angry sex 吗?在我脑内(ntm)

    

    




评论(11)

热度(78)

  1. 叶椹自动贩卖机002 转载了此文字